钱文忠,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,华东师范大学东方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,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研究员,孔子基金会季羡林研究所副所长。季羡林先生关门弟子,中国仅有的几位专业研究梵文、巴利文的学者之一。1984年考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。留学德国汉堡大学印度与西藏文化学系,主修印度学,副修伊朗学、藏学。著作:《瓦釜集》、《末那皈依》,《季门立雪》,译作《唐代密宗》、《道.学.政――论儒家知识分子》。

玄奘法师的译经工作很顺利,三年之内,玄奘最看重的,《瑜伽师地论》的翻译工作,也完成了,而这时的玄奘,已经年近半百。玄奘年轻时,为求正法冒险西行,如今求得真经,载誉而归,不仅得到了,唐太宗的赏识,也得到了,全国老百姓的尊崇,身边还有众多弟子跟从,玄奘的晚年,应该可以安静专心地,从事自己的译经工作了。但令人没想到的是,玄奘法师生命中,最后的十几年,却并不平静。一年之内,玄奘法师不仅失去了,理解并支持自己的帝王,唐太宗,紧接着又失去了,自己最得意的徒弟,玄奘的心情可想而知。然而,更大的风波,还在后面。几年之后,发生的两件事情,给玄奘的晚年,甚至整个生命史,都带来了重大的影响。甚至成为玄奘光辉的一生中,一个小小的暇疵,那么到底发生了,什么事情呢?

当时中印度有一位僧人,带了500多夹,1500多部佛经到达长安,他希望到长安,也来翻译佛经。从现在留下的文字记载来看,大概是由于宗派的分歧,或者还有别的,不足以为外人道的原因,受到了玄奘的严厉的压制和打压,打压到不仅这位福生,他的翻译工作,根本没有办法进行,而这个人,最终还被逼离开了长安,后死在瘴气之地,这个人随身带来的,500多夹梵文经典,还被玄奘拿走了,被玄奘夺下来了,控制住了。现在,一些学者认为,这件事情被玄奘的对立面,有意夸张了,也有这种说法,但是我们明白,这件事情在历史上,是存在过的,玄奘可能利用了,他当时的崇高的威望,和唐朝皇室的,非常接近的关系,打压了宗派不同的,一位印度僧人,这在玄奘的一生当中,是非常罕见的一件,可以被人批评的事情。

从唐太宗到唐高宗,唐朝的两代皇帝,甚至连骄横的武则天,都对玄奘师十分尊崇。唐朝皇室的虔诚与礼遇,使一向谨慎小心的,玄奘师,也错误地估计了,自己在皇室中的地位。再次向唐高宗提出,要到嵩山少林寺去译经,居然被唐高宗,以非常严厉的态度拒绝,玄奘从今往后,再也不敢提这个要求。

玄奘师,从回国译经那天起,就希望自己,能住在一个远离都市,清静安闲的地方,但是在皇室的供养之下,玄奘师,其实是不能自由地决定,自己住在什么地方的。既然皇帝你不允许我,去遥远的少林寺,玄奘就提出离开长安,去玉华寺,就是他跟唐太宗曾经在那里,渡过非常融洽的时间的,玉华宫。这一次唐高宗允许了,这以后,一直到圆寂,玄奘再也没有离开过玉华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